地位难保!字节跳动,跳得艰难

地位难保!字节跳动,跳得艰难
原标题:地位难保!字节跳动,跳得艰难 作者:斩崩刀,财经专栏作家 3月16日,字节跳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正在组建团队自研云端AI芯片和Arm服务器芯片。 据悉,这是字节跳动第一次对外界表示在组建芯片团队。当然,早在2018年时,其副总裁杨震原表示过要在芯片相关领域寻求突破。那么,字节跳动为何执着谋求“跨界”呢? 作为字节跳动成功的充要条件的算法,跟AI芯片可谓密不可分。不管是今日头条还是抖音,都非常注重理解和分发环节,需要AI技术的加持。在这种情况下,字节跳动选择开辟芯片业务顺理成章。 但是,究其实质,无论开辟芯片还是其他诸如电商等新业务,均属于面对压力力图化被动为主动从而增长自身潜力的选择。问题在于,开辟新业务真能解决深层问题吗? 1 短视频:竞争存量 字节跳动着急开辟新业务本质上由其最具资本想象力的短视频业务开始转向竞争存量阶段所导致。 据QuestMobile数据,自2016年开始短视频行业用户数量从1亿增长到8.5亿,相应渗透率也从15%增长到74%的水平。不仅如此,进一步从用户时长来看,按照2020年第一季度平均单日使用时长占比,短视频已经是仅次于移动社交22.28%而为21.1%的程度。 有必要指出的,是短视频行业的迅猛发展,反过来却促使其快速进入存量竞争阶段,其中去年二季度出现的用户量的首次下滑,直接助推了整个领域的紧迫性。在这种情况下,意图找到新的风口业务或者商业打法就成为行业破局的共识性思维。 在这方面,字节跳动的感受最为强烈,压迫感也最为直接,毕竟其号称“短视频第一股”,而且也占取了份额不小的海外市场。 作为推动字节跳动全球化的跳板,抖音特别是其海外版TikTok,直接决定了其估值的天花板。 换言之,字节跳动特别是抖音是不得不尽快找到破解存量竞争的方法,否则在以快手上市率先夺取资本目光的压力面前,复加上国内频频被处罚和国外拓展波折不断,势必会不断削减资本预期。 问题在于,本就以快猛为主要特征的抖音,再加上急于破局,已经催生了乱象。 从整体来看,抖音内容生态已经恶化。比如所谓“菜换肉”,就是在算法压力下为了点击量和关注度,去拿自己桌上的菜去换别人桌上的肉。 此外,据悉2020年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举报中心共接到反映涉“抖音”平台传播色情低俗信息的举报线索900余条。值得注意的是,抖音已经多次遭遇行政处罚包括顶格罚款、约谈等等。 归根到底,抖音之所以如此跟流量有关,核心逻辑在于算法指标。对字节跳动来说,要保住一直占比最大的广告收入,理所当然会持续推进算法算力,进一步攫取经济效益。一定程度上,这也是抖音内容生态恶化难以根治的缘由所在。 不过,从破局的角度来说,这种玩法属于沿袭,字节跳动也意图通过贯通社交业务来增进黏性,获得长尾效应。这一点在微信不再向抖音提供开放平台登录服务并屏蔽其链接时达到顶点。 2019年1月,“多闪”上线;5月,“飞聊”诞生;去年,“语音直播交友板块”上线;但历数一下,这些产品或功能在热度过后均很快出现了用户急剧下降的现象。因此,社交开拓并不成功。 2 新业务:截取动能 短视频领域进入争夺存量时代,字节跳动社交业务陷入停滞,自然更加急切地想找到更多增长点,获得更多变现空间,特别是意图找到释放流量优势的新出口。 换言之,字节跳动也要面对资本变现压力,这里再次点出快手上市的“催化剂”作用,以借助新赛道来截取发展动能重新注入到主要业务里。依照其快猛模式,前述提到的姗姗来迟的芯片业务显然不是首选。 在这方面,先来谈跟短视频处于对位的长视频。字节跳动一直想打通短视频与长视频,即利用抖音短视频负责引流,然后西瓜长视频负责留存用户,最终短长合璧称霸视频领域。 但从抖音上看,其并未实现向西瓜引流的目的。而且,长视频平台中的优爱腾三足鼎立,B站用户粘性十足;在这种形势下,字节跳动靠挖角及砸钱距离培养起用户习惯明显还远,更遑论撼动其他巨头的市场地位了。 其次,再来说说电商。按照CNNIC数据,截至2020年3月短视频用户规模达到7.73 亿,占网民85.6%,这意味着主播和网民之间正在建立新的虚拟社会。从商业角度来说,则表明视频电商、电商直播已经成为主流形式,并将进一步演变成新的资本洼地。 以快手为例,2017年9月,快接单上线,帮助商家和网红进行撮合交易;2018年,“快手小店”上线,支持自建小店,并接入了淘宝、拼多多、京东等电商平台;2020年,则与京东达成深度战略合作。从盈利角度来看,仅在2020年前11个月,快手电商交易总额就已经达到3326.82亿。 作为最大竞争对手,抖音看到快手从视频电商中吃到红利,自然感到不满,而且更想分一杯羹。在去年6月时就有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完成对电商业务组织架构调整,其中抖音将是落实相关业务最核心的平台。 从前述要找到释放流量优势的新出口来看,作为拥有庞大流量的公司,除了一直占比最大的广告收入外,电商可能是让字节跳动流量有更大商业空间的最优选择。就此而言,选择电商拓宽赛道就成为了必然选择。不过,这同时也意味着竞争对手的同步增多。 最后,可以看出字节跳动还在把教育业务作为自己最新的战略重点。2020年3月,张一鸣在全员信中更是特别提到,教育将是未来重点关注的新业务方向。 目前,字节跳动已经囊括K12、成人教育等多年龄段多课程的业务体系,旗下产品包括清北网校、极课大数据等等。不过,这些业务仅比芯片强些,仍然话题度强过实际效能,距离真正反哺字节跳动明显还远。 3 待上市:近忧远虑 总体来说,字节跳动通过不断开辟新赛道新业务新玩法来释放资本想象力,尚未达到解决近忧远虑的目标。 甚而言之,字节跳动在诸多寄托破局意愿的新业务上遭到各方巨头围猎,反而可能促使处境进一步恶化。 除此之外,正面临同行飞速逼近乃至局部赶超以及短期内难以缓解的国际窘境,都在不同程度上构成掣肘因素,进一步拖累其持续谋求的上市步伐和预期。 先说其在新业务上所面临的巨头围堵。以教育口为例,腾讯已经形成搭建平台、输出技术以及投资三大模式,覆盖了B端和C端全链条,包括自建的腾讯课堂、腾讯大学,投资的猿辅导、百词斩、新东方在线、知识星球;等等。 以前述腾讯封锁抖音链接的情况来看,在教育领域进一步相互针对可谓板上钉钉的事情。更为严重的是,百度、阿里等似乎已构成圈态。 这里所谓圈态,主要指其业务是多层次全领域展开,并且相互穿插勾连,最终构成了对字节跳动的包围封锁。 其中,百度注重教育“内容化”和“智能化”,依托搜索、AI加持的算法和诸如百度百科、百度文档等内容积淀,优势相当明显。至于阿里,侧重于非商业性质的线下教育。 从整体来看,随着巨头布局不断深入,字节跳动要同时面对线上线下多方空间挤压。 值得补充的是,刚提及的百度的“内容化”和“智能化”优势,也体现在其跟字节跳动关于搜索业务的竞争中。 2020年2月,字节跳动“头条搜索”正式推出APP,暴露抖音在内容上明显不足以独当一面。面对百度“搜索+信息流”两大流量引擎和“百家号+智能小程序”两大生态布局,字节跳动重在算法信息流,还难以“主动地”发现信息和帮助用户解决问题。 根据2021年春节数据报告,抖音所公布的百万级用户搜索数据明显匹配不上其流量级数。 其次,字节跳动正面临同行飞速逼近乃至局部赶超。前述已经多次提到快手上市,其已经明确成为“短视频第一股”,按照开盘价来计算,市值已经突破万亿。具体来看,截止2021年3月18日16时,快手市值已达1.32万亿元。 相比快手被资本热捧,反观在海外被拖入泥淖的抖音,字节跳动的资本变现压力进一步提高。毕竟,当前短视频领域已经在争夺存量,快手和抖音之间已经是零和博弈关系。 而且,字节跳动多方出击的新业务也并没有达到理想效果。或许,更为致命的一击是,快手也开始在海外开疆拓土,其在美国孵化的短视频软件Zynn于5月27日把Tik Tok挤下后登顶IOS综合总榜第一。 如果快手在海外市场也赶上抖音,叠加其先行上市优势,那么字节跳动可能地位不保。 最后,从国际维度的统筹情况来看,字节跳动短期窘境难以缓解。不止是国内同行快手在布局,海外巨头也在短视频领域下场竞争。 2018年,Facebook就在美国上线了一款短视频社交独立软件。 除此之外,在印度日本等地的封禁风波,也进一步波及了抖音的市场份额。在这些消极影响的合力下,字节跳动即使能够重新接续上其国际化战略,也要磨耗时间和资本。 就此而言,字节跳动尽管仍然还在“跳”,但其脚步艰难也是真的。进一步来说,在新业务效果不彰的情况下,又无法解决三大忧虑,那么字节跳动究竟能够释放多少资本的想象力就存疑了。或许,字节跳动要一直背负资本变现压力“跳舞”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

欧冠上演戏剧性6分钟一波6折 进球取消 点球重罚欧冠上演戏剧性6分钟一波6折 进球取消 点球重罚

欧冠上演戏剧性6分钟一波6折进球取消点球重罚哈兰德射入点球多特蒙德2-2战平塞维利亚,下半场出现的戏剧性一幕可谓一波六折。1.第48分钟,哈兰德强突小禁区右侧小角度破门。进球无效2.裁判亲自观看VAR后判罚他对费尔南多犯规在先,进球无效;3.随后裁判又判罚之前孔德对哈兰德禁区内犯规,点球;4.哈兰德射出点球被扑出;点球被扑

吴前缺阵兰兹博格砍36分 浙江大胜天津夺5连胜吴前缺阵兰兹博格砍36分 浙江大胜天津夺5连胜

吴前缺阵兰兹博格砍36分浙江大胜天津夺5连胜北京时间3月11日,2020-21赛季CBA联赛常规赛第44轮,吴前缺阵,兰兹博格全场轰下36分,下半场发力的浙江最终以106-85战胜天津,取得5连胜!天津前两节还能与浙江相抗衡,下半场浙江在兰兹博格的带领下开始发力,第三节比赛球队单节打出一波33-18成功逆转局面。